首页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929.疏勒国君臣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于奇正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
  
  一行人向前走去。
  
  走了不到十里地,前面就来了一队牧民。
  
  见到于奇正他们之后,牧民们纷纷跪倒在路的两侧。
  
  王忠宝笑着说道:“少战事,看来你的仁德已经遍布到这里了。”
  
  于奇正无奈地笑了笑。对这种情况,他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
  
  走到近处之后,牧民们齐声说道:“请赐予我们一点福气吧。”
  
  于奇正觉得很尴尬。
  
  在五星市虽然彩虹屁连天,但也没遇到这种情况过。
  
  赐福?怎么赐?完全没有经验嘛。不过不管有没有经验,眼前都遇到了难题。
  
  现在怎么办呢?
  
  如果拒绝的话,别人会不会认为自己高高在上,不肯赐福?在五星市还好点,可以管他怎么想。可是现在在人家地盘上,还是应该尽量搞好关系啊。
  
  可是如果坦然受之的话,别说自己总觉得不太好,更头疼的是压根就不知道怎么赐福啊。
  
  就在这时,一个牧民跪着往前爬了几步,开口说道:“神仙,求您为我们赐福。”
  
  于奇正心里一阵抓狂,什么神仙,我特莫啥时候成神仙了?想了好一阵,终于想到一个可能。
  
  这里是边境地区,人们说话又容易以讹传讹。想来多半是从市区那边传到和田就变了形,再传到这里自己就成了神仙吧。
  
  行吧,要不就干脆装模作样给他们赐个福吧。最多就是学那些跳大神的,装神弄鬼胡乱跳一阵,然后就说给了他们福气,忽悠过去就算了。
  
  于某人打算跳大神的做法没有成功。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恨不得在地下挖一个洞钻进去。
  
  那个牧民继续朝前爬了几步,把额头匍匐在迦叶大师的鞋面上,再次恭敬滴说:“求老神仙赐福。”。
  
  搞了半天,他们说的神仙是指的迦叶大师啊!
  
  原来这些人,全都是朝拜迦叶大师来的。
  
  迦叶大师扶起那个牧民,双掌合到合什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福不福,不是谁赐的。须知种善因,得善果。行善者无需赐福,作恶者赐福无用。”
  
  于奇正心里暗骂,这老秃驴不是在废话吗?
  
  什么福不福不是谁赐的,不就是说“我没这本事赐福你”吗?
  
  还有,什么行善者无需赐福云云,不就相当于说“我帮不了,别找我。”
  
  好你个迦叶老秃驴,咱们可是要搞好关系没麻烦啊。你丫的不帮着忽悠就算了,还这么敷衍个态度,这不是给咱们找麻烦吗?
  
  更让于奇正无法想象的事情出现了。
  
  那个牧民听到迦叶大师的话之后喜不自胜,连连不断磕头说道“谢神仙赐福,谢神仙赐福。”
  
  不光是于奇正,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尼玛的什么情况。
  
  接下来就是一个一个牧民上前亲吻迦叶大师的鞋面。有的人是亲吻之前就喜不自胜,有的是亲了鞋面之后如释重负。
  
  王忠宝实在忍不住了,找了个牧民问其原因。
  
  牧民回答道:“是这样的,那些一开始就非常高兴的,是一直行善,没做过亏心事的。只要能亲到迦叶神仙的脚面,就代表着收到了行善者无需赐福的赐福,一辈子平平安安。”
  
  就连王忠宝,听到这话都不由得心里大叫一声“我了个去”,然后继续问道:“那另外一些人呢?”
  
  牧民答道:“那都是一些做过坏事心里有愧的人。只要迦叶神仙不拒绝,让他们亲吻到鞋面,就代表着神已经赦免了他过往所有罪过。只要以后再不为恶,那么就是为恶者赐福无用了。”
  
  王忠宝实在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这是谁教你们这么理解的?”
  
  牧民不屑地撇了王忠宝一眼:“枉费你有机会跟在神仙身边,怎地没有半点慧根?这些都是我们自己领悟到的。唉,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王忠宝差点跌倒。
  
  所有牧民全都亲到鞋尖后,全体跪在地上,齐声高诵佛号。
  
  亲卫队众人这才全都反应了过来,原来迦叶大师在这边这么牛逼啊。这些人连市长都不膜拜,拜的是迦叶大师啊。
  
  终于全部搞完了,正准备前行时,牧民们拦在马前,无论如何都不让他们往前走。
  
  扯了半天才知道,无论如何非要拉着他们去喝酥油茶。
  
  无奈之下,一行人只得跟了过去那边帐篷喝碗酥油茶。
  
  可是,这不是一碗酥油茶的问题。
  
  陆陆续续从周围来了许多的牧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赐福。
  
  赐福完之后又是敬酥油茶。
  
  敬酥油茶之后又是新来人的赐福。
  
  如此周而复始,一帮人在这里整整住了三天。
  
  到了第四天,不管牧民们怎么勉强,要求迦叶大师多在这里为他们讲几天经,都被迦叶大师婉拒了。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没往前走多久,又遇上信徒。
  
  然后又是赐福敬茶赐福的循环。
  
  王忠宝不由得连连感叹:迦叶大师,看来你在西域的名声比咱们市长都还大啊。
  
  迦叶大师双掌合十说道:世间俗人,不识于帅这个现世佛,只知道我这个传道的和尚,实在是有眼无珠啊。
  
  对于这种最为致命低调装逼的行为,于奇正实在忍无可忍:“老神仙啊老神仙,你都已经是神仙了,为何还要学我宝哥吹嘘拍马的绝活?”
  
  众人全都轰然大笑起来。
  
  于奇正又说道:“要不这样,咱们还是分开走吧。嗯,跟你在一起。何年何月才能走到波斯啊?”
  
  迦叶大师回道:“于帅放心。再往前走,老衲说什么也不会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就在他们这么说说笑笑往前走的时候,疏勒王庭里正在紧张的商议着。
  
  疏勒王率先说道:“各位。你们说说,这事该怎么办?”
  
  疏勒王庭的贵族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开口。
  
  见状之后,疏勒王说道:“国师,你来说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