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655.射杀谷蠡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谷蠡族和休屠族毗邻,双方之间非常熟悉和了解。在此之前,谷蠡族一直都是居高临下心态看待休屠族的。
  
  可是让他们完全不能相信的是,眼前的休屠族人完全就不是他们所认识的休屠人了。
  
  现在这支休屠人的战力比他们所了解的休屠部队至少提升了两个档次以上,不过眨眼时间,前锋部队就已经和于郎部曲衔尾相接,其中部分人还在快速的穿插挺进。
  
  其实这中间是有一些内在原理的,只不过没人能想到这上面而已。
  
  有一句话叫做“兵贵精而不贵多”。但是在这一点上又需要辩证的来看待。比如说,你有十个非常非常厉害的兵,而对方有十万人围着你,你还打得赢吗?
  
  这就是一个“度”的问题。
  
  精兵以一破十的战例屡见不鲜,但也是有一些其他方面的综合因素的。
  
  在遭遇战之类的快速作战中,精兵的作用就能体现到最大。
  
  比如眼前的情形就是这样,双方之前都没有做好完善的战争准备,因为某个导火索直接进入作战状态。这种情况下,精兵的作用就非常巨大了。
  
  而厮布鲁这次带来的三千人,都是休屠族中最为精锐的战士,无意中就形成了一支精兵了。
  
  部队作战,还有一点特别重要的就是“信念”。
  
  不久前,休屠军在于奇正的带领下大破之前不可战胜的大蛮王,这无疑在士兵中形成了一种“跟着摄政王就能赢”的必胜信念。
  
  除此之外,就是“士气”。
  
  士气士气,就是一股气。从厮布鲁以下,所有的休屠官兵现在都憋着一股气,就是要通过实际行动在摄政王面前表现一下,让他知道咱们休屠人不比于郎部曲差。
  
  种种因素汇合在一起,造成了现在这支休屠军人人奋勇、生怕落后的局面。
  
  站在王庭高处的谷蠡王脸色全变了,站起身指挥部队抵抗。
  
  其实现在,不到千人的于郎部曲加上休屠族的先头部队加起来也不过四千人,谷蠡族兵力还是占优的。只要指挥得当,还是能打败他们。
  
  谷蠡王站起身才叫了两声,一阵尖锐刺耳的破空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支飞速前行的箭已经到了他身前。
  
  大杀器沐儿!
  
  本来灵宝弓到了沐儿手里就已经威力无穷,加上上次交趾作战后沐儿已经把用鸣镝箭刺杀敌军将领的技术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见到谷蠡王整个身子冒出来,这样的机会哪能错过?
  
  但是对于谷蠡人来说,谁都不可能想到世上还有这么远距离还飞得这么快速的箭。在谷蠡王身边的卫兵,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反应过来。
  
  鸣镝箭射进谷蠡王身体,由于前端被阻,尾部的火药发出剧烈的爆炸,谷蠡王当场倒地身亡。
  
  谷蠡王一死,王庭马上乱做一团,谷蠡族的部队也全部乱了套。
  
  按说谷蠡族这守卫王庭的部队也都是精锐,怎么会这么容易乱套呢?
  
  这就又和他们族内的派系有关了。
  
  有三个儿子,分别是:卡迪卢卡、卡迪组卡和去袭击乌兰族的卡迪夫卡。
  
  这三兄弟都已经成年,也都有支持自己的一帮人。
  
  卡迪夫卡之所以冒险去袭击乌兰营地,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立下大功,能够压下两个哥哥一头。
  
  不过,尽管三兄弟都在暗地里较着劲,天天拉拢族内的各派势力,但在明面上却没太表现出来。其原因在于谷蠡王春秋正盛,身体无病无灾。正常来说,现在离王位之争还早得很。
  
  现在谷蠡王连半句交代都没有,就直接被射杀当场,三兄弟各自的势力立即产生了分化。
  
  卡迪夫卡叫着撤退,老大卡迪卢卡命令原地坚守,老二卡迪组卡叫着冲出去给老爸报仇。
  
  本来就已经被于奇正的部队打得有点蒙的谷蠡军,内部又陷入了混乱,结果可想而知。
  
  卡迪夫卡上前拦住要打开内庭栅栏冲出去拼命的老二卡迪组卡,结果被一把推翻在地。
  
  老二本身就对卡迪夫卡私自去袭乌兰族不满,然后又把于奇正军引来。现在连老爹都死了,能对卡迪夫卡有好脸色?
  
  老大的性格比较优柔寡断,见到这个情形,一时间也没能去阻止老二。
  
  卡迪组卡令人打开栅栏冲出去之后,迎面遇上了伤愈归队的丁武。
  
  没有任何悬念,丁武一招就把卡迪组卡干掉,一个反冲锋就冲进了谷蠡王庭内庭。
  
  对谷蠡人来说,现在有句话很合适:屋漏偏逢连夜雨。
  
  在这次行动中,有一群人很是那么不爽——就是以常固为代表的原飞鹰铁甲的军官们。
  
  发生这件事时,他们都还在训练新兵。
  
  于奇正带过来的,也就是这帮人。
  
  被休屠正规军追上之后,于奇正带着休屠精兵跑到了前面,常固等人鼻子都快气歪了。
  
  如果不是带这帮新兵蛋子,他们这伙人现在应该时杀在最前面的。结果现在倒好,没吃上肉不说,汤也被休屠人喝了。
  
  按照常固的说法就是:咱们再慢一点,等到的时候恐怕连屎都赶不上一口热乎的。
  
  为了赶上热乎的屎,常固等人拼命的催促这些新兵往前追。
  
  他们这么一加速,乌兰族人就不依了。
  
  本来被敌人摸了营就是一件无比丢脸的事,靠着汉人兄弟来救了不说,现在还落到后面,还有没有脸回去?
  
  于是乎,乌兰族人也亡命的向前狂奔。
  
  这两伙人这么一闹,阿米尔带着的休屠大部队就不服了。
  
  不管屎这群汉人新兵还是乌兰兵,都是当兵没几天的乌合之众。怎么说咱们也是正规军,要是落到他们身后,那以后咱们休屠族还抬得起头来吗?
  
  就这样,这些杂兵们在各自的将官带领下,一个个像是屁股被火烧了一样,忘了命的朝前冲。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