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7. 窑洞遇巨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秦晓鸾朝外走去,于奇正立马跟了过来。等她回头瞪眼的时候,又慌慌忙忙地原地站着。秦晓鸾再往前走,他就又不远不近地跟着。
  那模样,像极了一条主人出门时跟在后面的中华田园犬。
  秦晓鸾也懒得理他,直接朝砖窑走去。
  今天早上收到段飞那边的通知,第一口窑洞已经挖好了。
  到了砖窑,见人一多起来,估计秦晓鸾也不好当众发脾气,于奇正加快几步,跟到了她身后。
  等和段飞碰头的时候,他装模作样地碘着肚子,又恢复了大少爷的派头。
  段飞说道:“我看过了,今天就是个黄道吉日。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日就试窑点火?”
  秦晓鸾笑道:“好呀好呀,这样的事你做主就行了啊。”
  段飞点点头:“那好,香烛鞭炮都准备好了,再过半个时辰就是良辰了,到时候准时点火。对了秦都料,现在里面的控制室也挖得差不多了,要不要进去看看?”
  按照之前设计思路,丘陵腹部完全挖开的一个空间做总控制室,可分别进入每个窑洞操作。
  而外面每个窑洞,对着外部又有个门,砖胚就可以双向运输。
  装胚时打开外面门洞,将砖胚送进窑洞;烧窑时封闭外门,人在总控室操作。出窑时再开外门,便于搬运和运输。
  这个设计最巧妙的地方,就是几个窑洞之间,既可以单独,又可以全部一起同时进行。相互之间不仅没有任何冲突,反而互为补充。比如全部窑洞一起烧的时候,内部是相对恒温状态,砖的质量更加能得到保证。
  这时段飞的儿子跑进来报告:“爹,时辰到了。”
  段飞点点头说道:“好,开窑喽!秦都料,您来点火吧。”
  秦晓鸾连忙推辞。
  段飞的儿子手里拿着火把,迟疑地说道:“不是说不能由女人点火吗?”
  “你个小屁孩懂个啥啊?”于奇正一把抢过火把,塞到秦晓鸾手中。
  这点火吧,就有点类似于开业剪彩。
  秦晓鸾本来还准备客套一下,但听到段飞儿子的话,没来由地心里不舒服起来。这个年代的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反应在方方面面,各种各样迂腐的规矩,都是故意压着咱们女人的。
  本姑娘还真不信了。秦晓鸾略带赌气地接过火把,丢到了砖窑中。
  熊熊火光燃起,映照在她们的脸上,整个场面喜庆之极。
  段飞说道:“我们要绕出去先关了窑门再进来,秦都料要一起去看看吗?”
  秦晓鸾心想,也就是去关个门,没啥好看的,于是回道:“不了,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吧。”
  本来准备跟着看热闹的于奇正停下脚步:“嗯,你们去吧。我在这里陪着秦都料就行。”
  等段飞父子出去后,秦晓鸾瞪着于奇正:“你能不能别像一条赖皮狗一样跟着我?”
  于奇正装作没听见,背着双手打量着总控室内部。
  “喂,我跟你说的你听到没有?”秦晓鸾跺着脚说。
  于奇正急忙支开话题:“哎晓鸾,你有没有发现这里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原本准备痛骂这家伙一顿的秦晓鸾,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随即记起来之前那些工人说的话。
  这个年代的人多少都有些迷信,为了降低不好的影响,秦晓鸾指着于奇正的鼻子骂道:“癞皮狗,你要是敢说这里像坟墓,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于奇正一脸严肃,完全没有平时那种嬉皮笑脸的样子。
  只见他侧着耳朵听了一会,然后说道:“你有没有感觉到地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啊?”
  被他这么一说,秦晓鸾还真有点心里毛毛的。不过还是硬着嘴巴说:“你少来!本姑娘才不吃这一套呢。”
  于奇正摆摆手,趴下身子又听了一下。
  片刻后,像是一条弹簧一样跳了起来,一把抓住秦晓鸾的手,就朝外跑去:“地震了,快跑!”
  秦晓鸾条件反射地甩开他的手,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她们站着的地方发出“轰隆”一声巨响,整块向下陷去!
  秦晓鸾猝不及防,惊叫一声向下坠落。
  本来已经跑出了塌陷洞口的于奇正见状,急忙转身回来伸手一抓,拉住了秦晓鸾的手腕!
  可是这一下不但没能把她拉住,相反由于她身体下坠的重力,加上地洞口的土质已经松动了受不了力,连带于奇正自己也掉进了洞中。
  就在完全掉进洞口的一刹那,于奇正手疾眼快,抓住了段飞他们遗落在现场的一把铁镐。
  地陷的地方,像是一口垂直的井,直径长达三米开外。
  眼见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于奇正猛地挥舞铁镐朝洞壁凿去。
  尽管不能完全止住,但还是大大减缓了下坠的速度。
  也不知道滑了多久,两人先后摔到地上,于奇正落到秦晓鸾身上,手也按在了不该按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