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大俞做王爷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十一章 云厂大案背后的秘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休息一日,二人告别水族大寨便又回到霸尚城,路过穆王府时,只见皇帝禁军在对穆王府抄家,孟一凡一看便知是那日公主遭袭之事,皇帝故意向穆王发难。看来这次南江皇帝一定是得到了什么证据,要把穆王连根端掉。
  二人还是约定每天在南市大街小屋汇合,孟一凡还是去住他的花绯府。
  在花绯府的日子,孟一凡感觉他俩有点小夫妻过日子的感觉,每天花绯把孟一凡照顾的妥妥当当。让他感觉自己活在蜜罐里,只要孟一凡在的时候,花绯基本都和孟一凡寸步不离,似乎怕他一下子飞走了一样。有的时候孟一凡真的想对花绯说一个句,姑姑我真的不想努力,我们远走高飞吧。可是现实貌似不允许,花绯也断然不会同意丢掉那么大的家业的。
  时不时花绯会向孟一凡要一个爱的抱抱,时不时又会过来亲亲,孟一凡觉得这个在别人面前的女强人,花溪派的掌门人,其实内心深处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小女人,她在别人面前的强大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在她的男人身边,她可以做回一个真正的小女人。
  孟一凡想到了韩梓墨的事情,便问花绯要贤妃的罪证,花绯自然把东西都给了孟一凡,孟一凡也和花绯说了,贤妃的罪过已经不是她们个人恩怨的事情了,她勾结大臣谋害忠臣,私通兵部参事,数罪并罚,罪该万死。等他回到大俞一定给她害死的那些人一个交代。
  花绯倒是很淡定的表示在心里早放过了她,只是瞧不上她这个人,她的死活自己也不关心了,说到这里要是没有她的生辰纲,孟一凡和她二人还不会相识,这么算来,她也算立了一功。
  孟一凡听了哈哈大笑,女人有时候可爱起来真的让人爱,和花绯在一起的时候,孟一凡完全忘记了她是一个刚过完四十岁生日的女人,而自己才刚二十岁。花绯并没有在性格和阅历上表现的十分老陈,很多女人老去都是先从气质和心理老去,然后才是皮肤和身材。还好花绯这些年过的有点与世无争,弄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去争名争利,教好徒弟,传道受业才是她的本份。
  孟一凡很珍惜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日子,有的女人天生让男人感觉恐惧,有的女人天生让男人敬畏,而有的女人天生就让男人感觉舒服,那就是花绯,不单看着舒服,和她在一起,孟一凡也没有什么压力。她的粘人,她的撒娇完全让孟一凡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可能只有到了这个年龄的女人才能大彻大悟吧。孟一凡在其他几个妃子那里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的放松,他感觉花绯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
  这天在南市大街小屋,孟一凡告诉韩梓墨,他拿到了贤妃的罪证。韩梓墨也拿到了穆王的供词。
  原来穆王多年镇守南江北大门月甸,在月甸的虎豹营与大俞的兵部勾结,自导自演了多场虚假的边境摩擦。小事不提,大事就有二十年前的云厂大案,当时大俞皇帝才登基三年,立足未稳,兵部还掌管全大俞的兵权,兵部尚书宇文潇合谋南江穆王,搞了一出边境大案。本来是想二人分别和两边的皇帝多要点军饷,发发小财,没想到大俞皇帝竟然派了钦差大臣右相来督办此事。
  南江穆王府怕事情败露,便派杀手刺杀右相。谁知右相未死,南江诸多大臣和南江皇帝也遭到的刺杀。穆王府问责大俞兵部,可是大俞兵部并不知晓此事。南江皇帝气急败坏,让十五日内查清此事。后来不知道何事触及南江皇帝的脸面,便突然再不彻查此事,还将所有证据全部烧掉,中间细节便不得而知。
  此事后,大俞和南江都成立自己的内卫组织,大俞皇帝怕兵权旁落,修改了大俞的军队管理制度,让兵权极为分散,却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兵部彻底被架空,只有留在各支部队的一些残余力量。不过此后南江穆王府却没有断了与大俞兵部的联系,这个兵部尚书就是贤妃宇文珊的父亲,听供词后来很多的事情都是通过贤妃达成的共识。
  云厂万晓云便也是无意间认识兵部的人推荐给梅林军的,自然也和南江穆王府取得了联系。
  孟一凡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原来罪恶的根源是如此高级别的官员,怪不得可以跨整个大俞境内拐卖人口。真是可恶至极。
  韩梓墨又说到,我听宗人卫的人说道,南江皇帝这次抄家穆王府其实另有隐情,当年南江女帝登基,身为王爷的尉迟耀荣起兵造反,后来穆王也群起响应。才成功推翻了女皇的统治,女皇自焚而死,而当时的驸马爷朱天兆却神秘失踪,后来南江皇帝派宗人卫追查驸马的下落,有宗人卫汇报在大俞境内,有人见过朱天兆,说他做了道士。就在那年云厂大案,南江皇帝遇刺,穆王在那次刺杀中也受伤,从此南江皇帝就得了怪病,不能和妃子同房,除了当年云厂大案发生前不久出生的公主,南江皇帝再无子嗣,有人判断南江皇帝是下体受损,可是没有证据。不过从南江宫里传出的消息,南江皇帝这二十年没有宠幸过一个妃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