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教化部帕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就在雷欧和希尔维亚有些狂妄的商量着创造一个神灵的时候,另一边的伐木工家族却因为几片树叶的丢失而疑心四起,在座每一个伐木工家族的代表看向其他人的眼神都充满了怀疑和警惕。
  
  “这件事有问题!”一名年龄很大的伐木工家族代表开口说道:“先是维诺林家族莫名其妙的违反了圣契,遭遇了惩罚,现在我们去收回维诺林家族的圣契却找不到,甚至就连圣树的叶子都丢失了,我觉得这是有人在针对我们的家族。”
  
  老人的话并没有引起任何动静,所有人仅仅只是瞥了老人一眼,仿佛在说这种废话还要你来说,我们都是这么想的。
  
  房间里面的人再度陷入沉默,气氛也变得有些尴尬,最终有人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说了一句废话,道:“维诺林家族的圣契会不会被人提前拿走了,那个人正好又遇到了我们寻找圣契的队伍,所以暗中又拿走了圣树的叶子。”
  
  之前冲着老人过去的白眼这次转移到了这个人的身上,气氛不禁没有缓和,反倒更加尴尬。
  
  这时,一个光着脑袋看上去有些猥琐的中年人忽然说道:“问题是那个人是谁?某个不知名的外人?还是我们中间的某些人?”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提起精神来,并且充满怀疑的看向自己身边的每个人。
  
  虽然刚才那人看上去给出了一个选择题,但实际上选择根本不存在,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身边的某个人才是拿走圣契和圣树树叶的人。
  
  有人不满的朝将话题挑明的那人,说道:“帕奇,如果你不会说话就闭嘴,别说些没有根据的话,这只会影响我们这些家族的团结。”
  
  “团结?你觉得我们这些家族之间还有团结这两个字吗?”帕奇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我们都很清楚,外人是不可能拿走圣契的,圣契只会在维诺林家族管辖的区域,既然没有找到,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我们中间的某个家族给秘密的拿走了。至于圣树的叶子也丢失得太蹊跷了,放在身上就这样丢了,这种说法难道不觉得可笑吗?到底是真的丢了,还是被藏起来……”
  
  “帕奇,你是什么意思?”丢失圣树叶子的那几人所在的家族代表立刻驳斥道:“你是想要说我们故意假装圣树叶子被人拿了,实际上是故意想要占有那几片圣树叶子吗?”
  
  帕奇耸了耸肩,说道:“我可没有那么说,都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可别冤枉我。”
  
  “你……”那几个家族代表有些气恼的说不出话来。
  
  看到帕奇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在做众家族代表都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头,露出了不满的神色,但同样他们也没有反驳帕奇的推测,因为他们心中的想法也同样和帕奇一样,树叶丢得太蹊跷了,怎么看都像是在找借口。
  
  在人群中,一个拥有一定威望的人忽然开口说道:“好了,我相信我们中间没有人会贪污圣树的叶子,虽然圣树叶子很珍贵,但并不是独一无二的,每年到了时候新叶子采集后,旧叶子就会分发下来,完全没有必要冒着破坏规矩、得罪所有家族的危险贪污这几片叶子。”
  
  众人闻言也不由得点了点头,对这种说法表示赞同。
  
  只不过,这人仅仅只是表示叶子的丢失和那几个家族五官,但更为关键的圣契的下落,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心中也和众人一样都觉得维诺林家族的圣契应该已经落到了他们中间的某个家族手中。
  
  房间内再次陷入到了沉寂中。
  
  有人忍受不了这种沉寂,说道:“圣契有没有还在维诺林家族负责的区域内,根本没有被人拿到。”
  
  周围人看了看这人没有说话,那人也尴尬的笑了笑,重新闭上了嘴。
  
  “我们就算在这里坐到死也没有用,显然短时间内查不出什么,我还有事,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在这里浪费,”又过了一会儿,有人不耐烦的站了起来,说道:“你们可以慢慢调查,什么时候查出了结果,就来告诉我一声。”
  
  说完,他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转身走出了房间,见有人已经开了头,其他忍受不了这种死寂气氛的人也都站起来,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房间。
  
  见到众人陆续离开,负责召集这次会议的伐木工家族代表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们之所以对这件事这么上心,因为在众多伐木工家族中,他们的家族最有可能得到维诺林家族的圣契,现在圣契不见了,下次再有圣契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而且就算有了新的无主圣契,最终也不一定落到他们手中。
  
  帕奇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转身朝回忆召集者说道:“我觉得你与其关心维诺林家族圣契的下落,倒不如多关心一下自己家族的事情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对方显然不明白帕奇的话中之意。
  
  帕奇冷笑了一下,提醒道:“你那个小儿子最近可不怎么老实,竟然和外面的人接触,小心了,要是被联邦政府知道了,后果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就算有圣契的保护,恐怕也无法保证你的家族还能够存在下去。”
  
  听到帕奇的话,会议召集者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愤怒的情绪也化作了表情,他并不是恼怒帕奇对自己家人的监视,而是恼怒自己的小儿子竟然会这么胆大妄为,在这个时期接触外边的人,这简直就是在将整个家族放在火架上,稍不留神就会被烧成灰烬。
  
  帕奇在提醒过后,就转身走出了房间,至于对方会不会将他的提醒放在心上,会不会采取一些措施,就不是他关心的了,他此刻更加关心的就是维诺林家族的圣契到底在谁的手中。
  
  刚才在屋子里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是屋子里某个家族提前拿到了维诺林家族的圣契,不愿意通过古老的仪式决定最终的归属,而是自己藏了起来。
  
  帕奇表面上来看也和众人的想法一样,但实际上他并不认为伐木工家族中有人有胆量破坏规矩,在他看来要么圣契还藏在某个地方,要么就可能圣契已经落到他人手中了,而那个人很可能不是伐木工家族的任何一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